你能培养出超级儿童吗?
0

你能培养出超级儿童吗?至少有一些心理学家和父母认为他们可以。

你能创造出超级儿童吗?

你能创造出超级儿童吗?

当焦虑的父母听说有某种早教计划可以教2岁的宝宝阅读,或者教1岁的宝宝在闪卡上识别贝多芬画像,他们就会匆匆得出结论,要自己为宝宝探索类似的训练方法,即使还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样做对宝宝长远发展有好处。

我记得几年前有位纽约的妈妈抱怨说,她11岁的女儿变得越来越紧张不安和容易哭泣,通过询问发现这位妈妈给女儿报了许多课外班:周一上马术课,周二上滑冰课,周三上交际舞课,周四上音乐课,周五上芭蕾课,周六上歌剧欣赏课。此外,孩子所在的学校教学水平很高,老师布置了大量的家庭作业。当我指出孩子身心疲劳可能是造成她情绪异常的部分原因时,她的妈妈却极力反驳说:“但是这些课程都是非常重要的啊!”

我曾认识这样的父母,如果他们的儿子没有在1岁的时候放弃奶瓶,或者没有在3岁时停止吸吮手指,对大学、律师学校或是他爸爸的法律事务所也从来没有兴趣,他们就会感到焦虑,这种焦虑在成功人士的家庭中特别普遍,你可能会说,这就是社会精英总能保持精英地位的原因。

渴望成功的驱动力代代相传,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童年时,父母期望他出类拔萃,如果做不到,他们就会感到焦虑不安,这样的人很可能会把同样的压力转加给他们的孩子。有的父母会辩解说,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里,让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和文化优势是他们的责任。

我们确实生活在一个越来越取决于智力和教育的社会里,我们也确实知道,过分忽视婴幼儿的情感和智力需要,可能会大大限制孩子的学习能力,但是这些情况并不能证明超出孩子天性范围的刺激是有益的。事实上,我相信过多的错误刺激对孩子是有害的。

超出孩子天性范围的刺激是有害的

有什么害处呢?在所有这类教育计划中,一个最基本的缺陷就是,力争优秀的动力都是来自于父母而不是孩子,父母们是被他们自己对高成就的关注所驱使,所以,孩子可能会为保护自己而犹豫不前。

有时父母确实成功地促使孩子在某些领域里取得了优秀成绩,比如芭蕾或是音乐,孩子却有可能在其他方面的平衡发展上出现停滞,也许是自我中心,或者是缺乏幽默感,或者是不擅与人相处。而且他们可能会认为父母看重的只是他们过人的才华,而不是自己这个人。反之,如果他们没有成功地实现出类拔萃的目标,有的孩子就会强烈地认为自己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并且最终产生持久的挫败感。

给孩子太大压力有可能让他们成年后变成一心渴望争第一的人,除了在狭窄的竞争领域之外,他们感受不到生活的乐趣,他们在与妻子、孩子、朋友和同事的关系中,既无法给他人带来快乐,也不能从中享受到快乐,他们或许还可能患上胃溃疡或早期心脏病。

日程安排过紧和过多的控制,剥夺了孩子天生为自己而学习和争取良好自主性的动力,他们也剥夺了孩子发展自身兴趣爱好的机会,那对孩子发展成为一个全面、成功的人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一项对于高创造力人士童年的研究揭示出他们普遍拥有的共同特点: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些人都对某些爱好或事物表现出浓厚兴趣(不一定与他们日后的职业有关),并且坚持到底。如何正常促进孩子在情感、社会性和智力方面的发展呢?爱,是这一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孩子们非常努力地向他们所热爱的人学习如何为人行事,没有得到爱的孩子则不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模仿学习正确行为。

多鼓励宝宝主动的发展自己的爱好

一个被人疼爱的孩子,他的天性会不断展现出来,当他准备好的时候,就会主动做出各种动作,触摸各种东西,慈爱的父母一直在观察和期待孩子第一次主动微笑,他们会用自己的微笑来愉快地回应宝宝。如果在几个月内父母不断重复这种鼓励性的愉快回应,宝宝得到有规律的哺育、经常的拥抱和适时的安慰,他就会知道自己是被疼爱的,父母是值得信任的。这些感觉——爱和信任——构成了孩子未来发展和人际关系的基础,甚至他对外界的兴趣以及处理自己想法的能力,都会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婴儿期被剥夺了这些感觉的孩子会因为这方面的严重缺陷而蒙受痛苦。

父母也可以通过关注不同时期宝宝对各种事物的反应,不断提供引起孩子兴趣的观察目标——色彩鲜艳的图画或是运动物体,然后是娃娃和可爱的玩具,自然而然地鼓励和支持他们的发展。

1岁的宝宝从来都不闲着,他们对每一件东西都感兴趣,脏东西也要尝一尝,还不会走就要爬楼梯,天性促使他们要去做自己能做的任何一件事情。他们会固执地在喂饭的时候来抢夺勺子,甚至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会反抗那些表达得不太婉转的建议,甚至会对一件喜欢做的事情先说“不!”他们不想被人控制。

到2岁的时候,孩子们努力模仿父母的行为,学着自己刷牙,穿衣服,脱衣服,以显示自己长大了,如果父母对孩子的点滴进步本能地表现出喜悦之情,就会促进孩子的成长。到2岁末的时候,宝宝掌握的词汇量和句子数量猛增,父母们的职责就是好好倾听他们说话。

在3~6岁期间,孩子们会非常热衷于观察同性别父母,努力模仿他们的言行举止、兴趣爱好、情感表达方式及行为模式,这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其结果在社会生活中可以看得最清楚,某些职业工作全部由男人来承担,而另外一些职业则全部属于女性。通过对自己父母在情感上的认同,所有孩子都会获得终生的动力去做好为人父母的工作。开始时他们在游戏中扮演父母角色,当他们长大到一定年纪时,父母就会把他们当成维持家计的学徒或是助手。(在我们这个复杂的工业社会中,不幸的是孩子很难看到父母在家庭以外如何工作,而且工作的种类也让人眼花缭乱。)

3~6岁的孩子喜欢别人读故事给他们听,这会刺激他们的想象力并逐渐激发他们自主阅读的愿望。所有这些成长的努力是被鼓励还是被压抑,取决于成人的态度。给孩子机会去练习新的技能直到他们可以熟练掌握,这会增强孩子自主性的动力,同时,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如果父母和老师经常给予他们不必要的指导和控制,每时每刻对他们发号施令,就会损害孩子们学习和成长的内在渴望。

学龄前孩子多与朋友相处

学龄的孩子们本身就热衷于参与许多人性化且令人愉快的活动,不需要做任何计划——与朋友相处,玩洋娃娃,做游戏,读书和参加各种自己感兴趣的活动,这些活动不只是愉快的游戏,还能让孩子们的情感在这个越来越走向冰冷技术的社会中保持活力和得到温暖。这些活动可以培养孩子社交能力、合作能力、领导能力、追随能力、创造性、责任感、独立思考和自律能力,从而帮助他们为日后获得成功的事业和良好的人际关系打好基础。

与这些好处相比,在我看来,那些特别强加给孩子的课程价值就是次要的了,并不是说那些教育课程不好或是不重要,而是教育课程和规定活动不应该完全取代孩子们自发的活动。

如果父母在外工作,安排课外活动可以作为一种监管孩子的方式,理想的做法是孩子应该参加课后小组活动,能在自己的学校参加活动就更好了。这些课外活动可以让孩子追求他喜欢的兴趣爱好,其价值取决于孩子如何选择,他能保持多大的热情,也取决于这个小组活动中能否培养领导力、责任感、自主性和创造性。小组的指导老师应该选择受孩子欢迎的人来担任,这里也不应该有评分制度。可以提供的课程内容数不胜数:竞技体育运动(教练要强调团队合作和享受快乐,而不是追求完美和不惜一切代价战胜对手)、计算机、戏剧、木工手艺、电子技术、油画、音乐、故事创作、报纸编辑、邮票收集和交换等等。无论父母双方是否都要工作,都应该向学校要求开设这些课外活动项目。

在本文开始我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孩子每周被送去参加6个课外班,她没有什么时间交朋友、读书、发展爱好或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显然,当她的父母寄希望于把她培养成多才多艺的人时,这个孩子却在压力之下变得紧张不安了。

我看到另外一些孩子,他们每天课后也很忙,但却是忙于自己感兴趣的活动,在这些活动中,他们在做他们自己,培养好奇心,发展个性。所以,问题并不在于孩子应该在课外花多少时间或拥有多少爱好,而是在于哪些活动能让孩子用心去参与并坚持到底。

我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列出这些人们熟悉的少儿活动呢?我只是为了提醒大家,还有一种美好的教育方法,它能够培养出得到充分关爱的孩子,他们出于内心的需要,主动亲近他们的父母,主动去关心这个世界。几个世纪以来,这种教育方法已经造就出一大批富有智慧的人,他们不仅学业有成,而且生活幸福。

所以,不必去寻求特别的、最新式的、先进的课程,我坚持认为幼儿园和正规学校应该培养孩子们创造性、自主性、责任感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那里应该是个快乐的地方,而不是只教导孩子们死记硬背和循规蹈矩的监狱。

当然,高中和大学的课程必须要与计算机和其他技术的发展保持同步,但是,那些安全感和好奇心得到满足的孩子,对适应这些课程没有什么困难,而那些成长过程中好奇心受压制,又未得到充分关爱的孩子就会跟不上了。

 

摘自《斯波克父母经》

本杰明·麦克林·斯波克是一名美国儿科医师。自哥伦比亚大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之后,斯波克致力于儿科研究,并教授精神病学和儿童发展学。斯波克于1946年出版的的《婴幼儿保健常识》(亦译作《斯波克育儿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是畅销书,影响了几代父母。斯波克是第一个积极研究并运用精神分析的儿科医师。他主张父母在对于婴幼儿的教育中应该运用理解和灵活的方式,而不是肉体惩罚。除了在儿科学方面的积极工作之外,斯波克还积极从事反越战活动。于耶鲁大学就读期间,斯波克还在1924年巴黎奥运会时的赛艇运动项目中荣获了奥林匹克金牌。

期待你一针见血的评论,Come on!

不用想啦,马上 "登录"  发表自已的想法.